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庶妃驚華:一品毒醫 >

第六十九章 兔子

    劉昶清撫摸著手上的小兔子,輕輕一嘆,說道:“今日同羋大哥在王府內練習射箭,射中了一只兔子,哪知道這只兔子原是一直母兔子,它的兔子窩里面還有一只幼崽,兒子于心不忍,不能夠見死不救,想著母親向來慈悲心腸,定然能夠好好照顧,故而將它帶了回來,再說了,母親日日都待在清荷園內,有它陪著,也算是給母親解解悶兒。”

    “若要狩獵,便是去林子里面,不要在王府**箭,若是傷著人了,你父王又該處罰你了!”蘇側妃佯作生氣的看了劉昶清一眼,又看向羋梓,“羋世子長咱們世子幾歲,他不懂事,你這個做哥哥該勸勸才是!”

    羋梓哈哈一笑:“娘娘放心,我有分寸,都瞧著呢,不會讓他闖禍的!”

    “拿過來我瞧瞧。”蘇側妃微微一笑,讓劉昶清將小兔子抱過來。

    劉昶清摸了摸小兔子的背,將兔子遞了到了蘇側妃的手上,哪知道本來乖順的小兔子一到了她的手上,突然在她的手背上咬了一口,頓時便冒出了血珠子。

    劉昶清大驚,頓時大怒,一只手捏起那小兔子就摔倒了地上,捧起了蘇側妃的手,關切的問道:“母妃沒事吧!”

    那小兔子在地上掙扎了幾下死去,蘇側妃眉頭一皺,罵道:“世子,你怎可如此?”

    “它傷了母親,便是該死!”劉昶清面上并無悔意,而是自責,“是兒子該死,若不是兒子將這個該死的兔子弄回來,母親也不會受傷的!你們還愣著做什么,快去請太醫啊!”

    侍女們急忙要去請太醫,蘇側妃嘆了口氣,說道:“不必麻煩了,咱們這兒有現成的人兒呢!七夫人,麻煩給我處理一下吧!荷心,將這里處理一下,將這只兔子埋了吧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也叫劉昶清突然暴戾驚了一條,不過他也是擔心母親,卻也無可指摘,淡淡笑道:“世子,這只兔子剛剛失去母親,驚魂未定,只怕是察覺不到蘇側妃的善意,攻擊人出于自保,而非故意,實在是罪不至死!世子想要保護母親的心情我能夠理解,但是有的時候也不必太過沖動,可以多想想再做決定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也是一條命,我素來吃齋念佛的,便是希望你也能夠秉持一顆善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錯了,日后定然三思而后行!”劉昶清垂眸說道。

    侍女們將兔子的尸體收了下去,又送上來藥箱,莫子玉為蘇側妃處理手背上的傷口,羋梓瞧著莫子玉的動作,感興趣的問道:“七夫人對處理外傷很在行啊,以前可是學過么?”

    “略懂一二罷了。”莫子玉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聽世子時常提起,七夫人的做飯的手藝天下一絕,今日碰巧碰到了七夫人,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幸運,能夠嘗一嘗七夫人的手藝?”

    莫子玉想了一下,望向劉昶清問道:“世子想吃嗎?”

    劉昶清正在為方才的事情懊惱,聽到這話,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莫子玉便用了清荷園內廚房,準備簡單的做幾樣小菜。

    正在做菜的時候,羋梓不知道何時跑到了廚房內,笨手笨腳的瞧著,意思一下的問道:“需要幫忙嗎?”

    這院子里面那么多下人,就是需要幫忙也用不著他啊,莫子玉淡淡笑道:“不必,去外面等著吧。君子遠庖廚,這里油煙重,免得熏了你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羋梓拿起一旁的一根大蔥把玩著,磨磨蹭蹭的也沒有出去的意思,沉默了一會兒說道:“上回子的事情謝謝你啊!”

    “你應該謝公主,我沒做什么。”莫子玉邊忙活,邊淡淡的說道,“再說了,我也是為了我們王爺,你不必謝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這個人不喜歡欠人情的,你幫過我,我就得報答你。”羋梓有玩起了一顆土豆,一邊拋著一邊說道,“我現在呢,雖然只是南楚的質子,但是我能夠做到的一定會做的,你說說看吧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一個小孩子,我要你什么報答?”莫子玉半笑著說道,“你快出去吧,別打擾我了!”

    羋梓將土豆放下,神色突然變得十分認真,盯著莫子玉的后輩,不高興的說道:“我不是一個小孩子,我是一個男人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是個男人!”莫子玉也懶得同他爭論,轉過身,歪著頭想了一下,“你若是真的想報答我……北夏可能要同西魏開戰了,南楚的作用非常大,你若是想報答我,便是寫信給你父王,若是兩國真的開戰,多配合一下北夏吧!”

    “你這也太……說真的,你提出這個要求是真的是因為你的家國情懷呢,還是因為在前線的莫家?”羋梓垂眸漫不經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提起莫家,莫子玉心中被刺了一下,快速的轉過身子:“莫家時代忠良,出生入死,保家衛國,莫家守護著邊境的安危,我既是為了莫家,也是為了北夏。”

    此時的莫子玉也沒有想到,一句“為了莫家”會輾轉傳到了劉旭的耳中,生出了后面的一些風波來。

    雖然幾樣菜式很簡單,但是勝在家常,比起大廚或者酒樓里面的多了幾分溫暖的感覺。

    劉昶清與羋梓都不要他們貴族公子的風范了,似斗氣一般,比誰吃得多。

    羋梓不由得感慨道:“我基本上都是在酒樓飯館里面吃飯,吃什么,是什么味道,對我來說,區別不大,不過是填飽肚子的食物罷了,不過這頓飯不一樣,我想起了我的姐姐,比我大幾歲,在來北夏之前,經常給我做飯,就是這個味道,用心還是沒有用心,食物都能夠傳遞出來的!”

    劉昶清不落其后的拍馬屁:“可不是,七夫人做的飯菜可好吃了!比我院子里面的幾個廚子都好,真想每噸都吃到七夫人做的菜!”

    蘇側妃給世子盛了一碗湯,笑道:“你慢些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吃滿了,這些菜就要被羋世哥哥一個人吃完了!”劉昶清扒了兩口菜說道,“對了,母親,上回子那個瘋瘋癲癲的道人不知道怎的又回來了,說了些亂七八糟的話,我也沒有聽明白。”

    蘇側妃的身邊急速的一變,急道:“以后出門多帶兩個人,若是再遇到他,就離他遠一點,不要聽他胡說八道!”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