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女生頻道 > 神裔傳說之風起 >

第196章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。再看下去,得把我們整只船連人都得搭下去。”黑臉大漢不屑的撇嘴,“你這個人就愛瞎湊熱鬧,你可得知道,有些熱鬧可看,有些卻千萬看不得。”

    朱雀這一出手,毀船害人,恁的陰損。大家都是修煉者,誰還沒有心氣兒;若是就這樣叫朱雀平安的離開此處,他們所有人的面子往好擱,他們的機緣呢,會不會因為朱雀出行誤了他們的行程而錯過了。

    這無疑是比殺父之仇更讓人惱恨!

    老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他只是想看個熱鬧而已,不看就不看吧,往后的熱鬧還多著呢。

    海面上一團亂,朱雀又犯了眾怒。

    江皓杰才站到賀家莊的船頭上,又被巨大的沖撞力給震入了海中。

    “江總,是姝機,他們想逃跑。”有人在海海上大聲叫感,將震蒙了的人紛紛喊回神來。

    “快,別讓姝機給跑了。就這一條船了,尋到那島嶼還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呢。”

    “該死的朱雀,仗著修為高就看不起我們,欺負我們是吧,大家團結起來,將朱雀留下!”

    “把他們留下來,死活不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面上一片叫罵聲。可沒了對度恒的火氣,所有人對朱雀動了殺心。她這不顧后果的一撞,弄出人命來了。有賀家莊的,也有江北實驗室的。

    踏上修煉這條路,就會想到可能發生的宿命。可如此窩囊的喪命,卻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了。

    朱雀做事,完全憑的是她自己的意愿,想如何就如何,從來都不會為他人想過,也不管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。

    趙俊后悔了。如果不是他多嘴一句,姝姐也不會下令讓他直接撞,現在好了,他是走不了了,更甚,能不能保住命都是兩說。

    “姝姐,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辦,你留下來善后,我先走一步,不能讓他們搶了先。”姝機眼見著綠環集團的船只越來越遠,最后化為一個黑點,心下更是不快

    都怪趙俊,出的什么餿主意,白白拖慢了她的行程。朱雀主火,卻不善水,在海中行事,本就不占優勢,江皓杰和賀家的船上都有高手在,再不離開,真就要錯過此次的機緣了。

    姝機想著,也不管趙俊和船上一干后神宮的伙伴會面對什么樣的后果,直接化形,一團火焰急速掠過天空,消失在眾人面前。

    趙俊心涼了半截,抬手伸向虛空,想要把那道火影留下,卻只是徒勞。

    “原來,這就是喬一大哥他們離開的原因嗎?不只是資源的不公,還有她的為人,是不是?”趙俊自言自語道。

    “應該不睛這些原因吧。”身后有人低落的說了一句。“等這次事過,我還能活下來,我也要去找喬一哥,投到女媧傳承者手下做事。就算不能分到太多的資源,但一定不會被無端的拋棄。

    后神宮一干人都是伙伴不是嗎,可她從來不這么想。她想的,永遠都只是朱雀的自由。

    “老趙,他們都上來了,我們撐不了多久。再這樣下去,兄弟們都要沒命了。”又有人帶著傷來。

    江皓杰和賀家莊活著的人都上后神宮的船,欲將之占為幾有。

    “讓兄弟跳海,先保住性命再說其它。”命沒了,就真的什么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機緣錯過了,只要有命在,難保不會等到下一次。

    趙俊打了聲呼哨,“去,快把還在力拼的兄弟都帶下去,不要與他們糾纏。”

    現在那些人都是瘋子,跟他們硬拼,后神宮的兄弟沒有幾個能活下來的。

    后神宮的人聽到呼哨聲吩吩跳入海中,算是避過了死劫。

    “算你們聰明。”李秘書拍了拍手,迅速帶人趕往船中心占地盤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不宜再動手,但是為了住得舒服點,至少可以占個好房間才是。

    “度恒,你這一手做是,真是!”司桐又好氣,又佩服的搖頭,卻又變得十分的贊同。

    雖然離得遠了,可他依然關注著后南的動向,在朱雀動手的時候,他不勉難過。

    朱雀真的不是他們認識的那個朱雀了。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這些命是算在我頭上,還是算在朱雀頭上。”度恒擔憂的說了聲,他是真沒想著要殺人,可他不殺伯仁,伯仁卻因他而死,這也是罪過了。

    “不會,應該是在朱雀頭上。”提到朱雀,二人的心情沉重,也沒再繼續下去的興趣。

    “喬一哥,他們這是怎么了。”牛本本啃著喬一特意為她準備的牛肉干,看著兩個神色深沉的家伙,不勉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嗨,姝機出手,折了幾條人命。現在天道薄弱,無法對她作出處罰,但是這比帳卻是記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他們有什么關系。”牛本本不喜歡姝機,她太過張揚和霸道,做事只憑心意。可度恒不一樣,他直率真誠,雖然大大咧咧,可能粗的時候粗,該細的時候就細,做事雖然率性了些,可從來沒有壞心。

    司桐就一老謀深算,沉穩得很,從不輕易出手,出手也不會隨隨便便取人性命的;可他卻一點性子也沒有,處處對她多有相讓。

    因此,她還是很喜歡和司桐,度恒,哦,還有一個離驍,與他們做朋友,其實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兒。

    “當然有關系。”喬一捏了捏牛本本的小鼻子,滿是寵愛的解釋道:“四靈至上古時期就一直跟在女媧娘娘座下共事,數千年的情誼,因難時都曾互相幫助。現在朱雀卻是大變了個樣子,與他們不在是同一條心,更變得心狠手辣,完全與記憶中的朱雀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其中又牽扯到天道。雖然我不是很清楚最后會發生什么,但我的直覺告訴我,一定不會簡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復雜,那我還是不要去想了。”牛本本又狠狠的撕下一塊牛肉來,津津有味的嚼著,腮邦子鼓鼓的。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,腦子明明很好使,怎么就是不動呢。”喬一不相信牛本本不知道這些事兒,可她的興趣卻是有些變了。17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