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游戲小說 > 全息之幻想 >

第兩百一十七章 建城進行曲(5)

    “嘖,怎么還是繞不過這荏呢?”想到這,邵曉瑜就忍不住抱怨了幾句:“當初要買的明明是他們自己,而且那五千萬再怎樣也不能算到我頭吧?”

    聽到邵曉瑜的抱怨之后,對這話不以為意的燃燒的雪,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好啦,現在說那么多也沒用,誰讓你那時見獵心喜呢?現在我們還是先想辦法把這關跨過去才是。”

    當初,邵曉瑜在那個時間點放出那幾個寵物蛋,用不安好心來形容絕對不為過!

    甚至完全可以說,這是明擺著挖了個坑逼著魏家跳下去的舉動。

    所以當走投無路了的魏家想要回頭找她報復時,她絕不能說的上是無辜。

    “唉,這不是想替你們解決問題嗎?”知道自己這話站不住腳的邵曉瑜嘴上嫌棄了兩句后,就沒有再說這些廢話了:“好啦,他們還要多久才能出來?”

    “這很難說。”知道邵曉瑜在指誰的燃燒的雪聳了聳肩,表示道:“現在這情況,如果能在短時間內把水晶偷掉對我們比較有利,所以你應該是不用指望他們了!”

    “嘖,怎么就好死不死被他們抓到了這時機呢?”

    雖然把勝利寄望在對手的失誤不太理智,可邵曉瑜還是對于自家的情報沒有把關好感到有些挫折。

    當初她之所以敢把導火索三人帶走,就是因為自家中,有著50位軍部高手跟這18位戰略性武器玩家存在啊!

    有這些人存在,無論對方想要血斗或者死戰,天涯都立于不敗之地!

    可,如今少了主力后,就成了守成有余、伐敵不足的尷尬處境,甚至連水晶能不能穩守都得劃上個問號。

    “現在,對于對方的水晶,你有沒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這個嘛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自家副會的話后,邵曉瑜忽然想到一個、只能用一次的絕招。

    ──比當初突襲戰還要更絕的!

    因為突襲的話,只要安排得當還可以復制,但她這次用的,恐怕只此一役能成功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

    邵曉瑜的絕招是到底什么招,等會再談。

    因為在她準備動手之前,魏家可不是簡單的在等死而已。

    ──這宣戰都宣了,怎么可能沒有動作?

    “你確定這樣能行?”

    看著絲毫沒被他們突然宣戰給打亂陣腳的天涯公會,左仮星嵐皺著眉頭,很是不信任的看著自家堂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覺、對方似乎完全沒把我們放在心上?除了進出的人都成群結隊之外,其余的完全沒改變啊!”

    “不,你這樣說就錯了。”

    對于左仮星嵐帶著不滿的質問,魏凱并沒有生氣。

    畢竟再怎么說群星殞落都是左仮星嵐的產業,他現在以這個尷尬的身分橫插一手,他不生氣才奇怪。

    “哪錯了?我看不到我有任何贏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佐仮星嵐還以為魏凱準備開始解釋了,結果……他就這么一句?

    開什么玩笑!

    雖然他宣的是血斗而已,不過這舉措可是代表與對方結仇的!

    要知道,玄武城人少歸人少,但弄一個占據十大副城之一的大公會出來,他容易嘛他?

    現在全都放上了

    見自家堂弟有些被逼急了的樣子,魏凱頗為失望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──別人家的孩子就那么聰明,自家的弟弟怎就那么傻呢?

    可無論再傻,這貨都是他弟弟。

    再說了,此刻他們家也得靠著這傻貨才能在秦家的角力上扳回一城,所以無論怎么不愿,他還是得解釋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的看法跟你相反……”盯著遠方走一起走出來的五位天涯萌新與兩位‘護衛’,魏凱沉聲道:“既然對方選擇防守、而不是進攻,那這局我就還有的打!”

    “有的打?”隨著魏凱的目光望去后,左仮星嵐也看到了剛剛出城的那七人:“就他們?”

    “就他們。”

    說完,魏凱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,bǎng jià?”

    邵曉瑜正在想要帶哪些人來執行她的無雙大技時,忽然聽到這個有點詭異的詞。

    在幻想中bǎng jià?別開玩笑了,玩家是隨時可以注銷吧?

    更別說還有審判系統這玩意,違法行為怎么會能行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可他們告訴我、他們現在一直被人拖著走!”

    來通報這事的女孩子說話有些結結巴巴,顯然她被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“嘖,真是會搞事。”

    稍稍轉了轉腦袋瓜后,邵曉瑜就想明白對方的策略了。

    想在幻想中搞bǎng jià,是不行。

    可……就像之前狂徒對其他人做的事情一樣,只要規避掉幾個違法的點,騙過審判系統還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群星殞落這次,應該就是故意避開了幾個會被舉報違規的點,而后對著他家萌新動手的!

    這一套,說起來邵曉瑜挺熟悉的,可是她還真沒想到、只是一個血斗而已,對方會用這種手段!

    哪一套?

    執盾者技能、犧牲,將目標所受傷害的80%轉移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牧師、回復類技能,替玩家回復血量。

    二轉暗語牧師、詛咒類技能,給目標帶來一個持續性傷害。

    盜賊技能、悶棍,將目標暈眩2~5秒,命中要害可加倍暈眩時間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二轉勇猛戰士的拖曳術,將一個昏迷目標拖行,直至目標掙脫。

    嗯,什么?

    盜賊的悶棍配上戰士的拖曳跟牧師的回復就能達成了,為何要用一整套?

    首先,如果沒有暗語牧師的詛咒,那玩家可以在暈眩過程中強制注銷,雖然幻想中的身體會留在原地5分鐘、不過玩家本身是不會受到傷害的。

    ──這5分鐘或許會讓角色死亡沒錯,不過總比被人挾持好吧?

    而沒有執盾者的犧牲,這些萌新們一碰就跪,而且血量也不好掌控,是以如果真要搞這套,最好還是五人齊上。

    “剛剛他們的位置在哪?”聽到這時,燃燒的雪皺了皺眉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顯然,她有想要讓人去追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在東邊城外,不過他們剛剛好像轉道往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追了,一來一回絕對趕不上,而且城外那么多可以隱蔽的地方,追出去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邵曉瑜直接打斷了兩人的對話,然后讓那女玩家坐下休息:“算了,看來沒時間等了!我現在直接去偷水晶,你們等著談判……盡量幫我拖時間!”

    “小魚!”

    聽到邵曉瑜的話后,燃燒的雪很是不贊同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放心,真要殺死我、沒那么容易!現在我也只能釜底抽薪而已,把血斗模式解決后那對方就會變成紅名,這時候裁決系統才會生效!”

    沒錯!

    這一套之所以能用,就是因為裁決系統在駐地戰模式中,只能對一些明顯違反道德的舉措進行開罰。

    因為真要說起來,像這種只是控制人的手段在駐地戰中,也算是一種戰術。

    什么戰術?

    簡單舉個例:

    如果有兩個公會開啟死戰,然后一方想要偷襲對面的話,那對于防守在wài wéi的監視玩家用上這套技能,可以讓敵軍不知道己方已經深入道哪個位置,畢竟玩家死亡后會重生,所以這一套控制煉技能的存在是合理的。

    ──在駐地戰中,合理。

    是以,若要救人的話,最好就是把對方水晶給偷了!

    嗯?為何不投降?

    咳,要知道,公會等級是很難練的!

    雖然邵曉瑜好像都不曾來跑過這些公會任務,但這公會中的積分可是會員們一個個努力不懈的跑出來的啊!

    再說了,這樣認聳、傳出去以后怎么會有人想加入這公會?

    ──啊?就是那個沒打就認輸的天涯?不好意思,我還有事。

    什么?解釋?

    怎么解釋?對于這些個還沒入會的陌生人,解釋沒有用好不?

    所以,如果不是逼不得以、邵曉瑜并不打算投降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應該,已經行動了吧。”

    算了下時間后,獨自站在水晶前的魏凱微微露出一笑。

    “現在,就讓我來會會、這位只是舍棄四個飛行寵,就讓我們魏家陷入如此境地的、韶年小魚吧!”

    邵曉瑜是真沒想到,自己的舉動會被人看破……嗯,嚴格來說只是看破一半而已。

    因為,她雖然是要偷駐地水晶沒錯,但她可沒傻到獨自進入。

    ──用膝蓋想也知道,對方怎么可能會對水晶沒有防備?

    而為了解決這點,邵曉瑜選擇用上了調虎離山之計。

    “堂兄,有BoSS攻擊駐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本來還在等候邵曉瑜出現的魏凱,忽然聽到左仮星嵐的話后,頗為驚訝的追問了句:“BoSS?哪來的!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!不知道,剛……剛在收到建筑損壞的通知后,我們才發覺牠的存在……牠完全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!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幾級的?”

    想都不用想,魏凱就明白這恐怕是邵曉瑜搞的鬼,所以趕緊確認一下那邊的狀況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左仮星嵐在這把兩個字傳過來之后,就陷入了一小陣詭異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沒有提示嗎?”魏凱覺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──在駐地遭到襲擊的時候,該襲擊BoSS的等級不會直接通知嘛?他怎么會不知道?

    在魏凱追問的一會之后,左仮星嵐那不穩定的聲音才重新傳出:“三個問號!恐怕高于60級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堂兄,你快點過來!短短五分鐘不到,我們已經損失兩棟公會建筑了!”

    “我?我過去有什么用……”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之后,魏凱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──為了過來玄武城這邊會會邵曉瑜,他可是特意刪號了啊!

    跨城任務?

    咳,那啥,目前恐怕除了軍部跟邵曉瑜本人,還沒人知道有這任務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忘了……咳,反正等會那女人應該會出現在水晶那邊,所以你自個小心點!掛了。”

    急沖沖的喊了句后,左仮星嵐就把通話掛斷了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,魏凱有沒有等到邵曉瑜呢?

    答案是有……但,也可以說沒有。

    因為,為了避免有什么萬一的邵曉瑜,在發覺有人守在駐地水晶前之后,就直接一發霸王箭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且這一箭除了殘影,她還用上了血族的兩招增傷技能‘血腥屠戮’、‘血脈爆發’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,刪號重來的魏凱怎么可能捱的下這一箭?

    (咳,或者說、目前恐怕少數有無敵技能的玩家外,沒有人能捱的住這一箭才是。)

    所以,盡管等來了邵曉瑜沒錯,可魏凱半個字都沒來得及說就悲劇了。

    那啥,耍帥一時爽,但不考慮雙方差距就想耍帥……

    抱歉,請回重生點懺悔哈!

    邵曉瑜可不會管剛剛是誰被她清場了,畢竟不趁著沒人的時機對水晶輸出,更待何時?

    (此刻魏凱的心理陰影面積,恐怕跟整個幻想一樣大吧?被掃出場還沒被注意到,慘!)

    將自己的恐怖傷害火力全開后,短短五分鐘不到,群星殞落的駐地水晶就被邵曉瑜給打掉了。

    “嘖,時間剛好!”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后,邵曉瑜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而這時,左仮星嵐也聽到了駐地站戰敗的訊息了。

    同時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發覺在駐地戰結束后,本來滿目瘡痍的駐地瞬間恢復成原狀,左仮星嵐也是懵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,她怎么辦到的?”

    看著只是掉了一級的公會駐地,蹲在重生點的魏凱皺著眉頭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──BoSS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自家駐地中的邵曉瑜在確定人質都成功獲救后,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審判系統什么的,在解除駐地戰后還是挺給力的!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辦到的?”

    這句群星殞落眾人此刻心理的話,并不是燃燒的雪問的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邵曉瑜看著這個消息比誰都靈通的某女,直接丟了個東西給對方:“問那么多也沒用,因為這玩意在對面申請BUG解釋之后,就會公布在lùn tán上了!”

    “死神的煙霧彈?這什么?制造一個幻境?”

    看著這玩意的說明后,沉魚不落焰馬上就陷入了無言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嘖,這個我在寶箱中也開到兩顆而已,不過……在剛剛用過之后,這玩意就沒用了,你要就拿去玩吧!”

    ──

    物品:死神的煙霧彈(惡作劇物品)質量:神級

    說明:在范圍內制造一個由施放玩家所指定的幻境,并維持十分鐘。

    ──

    雖然上面的說明很簡單,但一想到剛剛傳來的視頻,沉魚不落焰此刻的心情……真的只能用一言難盡來形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用那種譴責的眼神看著我!”

    邵曉瑜自然知道沉魚不落焰要說什么,所以馬上翻了翻白眼堵住了她的話:“這東西是我開到的,我愛怎么用就怎么用!”

    神級的道具,功能真的不開玩笑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是一般玩家拿到的話,恐怕這東西的真實威力沒有人會知曉。

    畢竟說明中的‘范圍’、‘幻境’兩字可是非常含糊啊!

    可誰讓這物品落入邵曉瑜手中呢?

    之所以邵曉瑜能弄出了這么大的幻境,就是因為這玩意曾經在她記憶中鬧出了個大烏龍。

    ──她這次用的是駐地戰、而且是血斗而已。

    邵曉瑜的記憶中,這個死神的煙霧彈可是直接騙走了一座城呢!

    當然,那場面沒有邵曉瑜這次弄得那么大,可當初鬧出的風波也是不小。

    幸好,最后由于那個玩家受不了外界壓力,所以跟幻想官方和解,選擇拿錢不拿城,否則……

    最后會鬧出什么事,還真不好說。

    “……浪費!”在看到邵曉瑜一副不慎在意的模樣后,總算想明白這玩意的戰略功能的沉魚不落焰恨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謝謝夸獎!別以為會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,這玩意用來贏一場駐地戰就差不多了……你們軍部應該是最明白的不是?”

    邵曉瑜才不管沉魚不落焰怎么想呢,反正這神級道具現在就是被她用來解決群星殞落了!

    對她來說,這就是物盡其用!20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