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女生頻道 > 彪悍農女病嬌夫 >

206完全被接受

    三個男孩子早知道姐夫家有個可愛的妹妹,都準備了禮物。紛紛上前,送給了小妹妹。

    幾個孩子在一起玩的開心,讓氣氛也變得不那么緊張。

    軒轅沅陵讓海公公上了上好的龍井好宮廷糕點。這么多花樣的糕點,看著漂亮,聞著香。不過三個孩子也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,都很有里面,讓吃才開始吃。也并不貪吃,淺嘗輒止。

    對于莫家和韓家的孩子教養,軒轅沅陵和趙貴妃非常滿意,天真活潑,禮貌周到。

    “莫老教育孩子很有一套,這四個孩子被教得很好。”軒轅沅陵對莫博文贊賞的說道,“一楠這么優秀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過獎了,我們小老百姓目不識丁,就是秉承著正直善良、勤勞儉樸的原則,不長歪就成。”被皇上夸獎,莫博文心中可驕傲了,臉上得體的笑容,言語謙遜。并且也將軒轅玉晟夸獎了一通。

    樸實的話語讓軒轅沅陵心情大好,兒子被夸獎,趙貴妃也很開心。

    “晟兒和一楠的婚事定了一年才和親家見面,是朕這個做父親的失職。”軒轅沅陵抱歉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哎,皇上您國事繁忙,哪里能為這些小事分心。”莫博文徹底放松了,說話也自然,“我們老百姓只為一大家子的一日三餐,您可是管著大秦所有百姓的吃穿住行。您是一個大家庭的當家人,您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您是小家的家長,朕是一大家的家長。都是家長,哈哈哈”第一次有人這樣比喻自己的身份,軒轅沅陵很新奇,開心大笑。

    又問:“莫老今年收成如何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從去年一楠發明了新的水稻種植方法,不僅是我們家,整個陽谷縣的收成都不錯。而且我們在水稻里還有養殖,這又是另外一個收入。不過都得感謝旭日作坊,作坊人多,才能吃到這么多東西。”

    說起收成,莫博文就開始濤濤不絕了,“去年秋天多種了油菜,油菜好種,正好填補了水稻秋收后到第二年春種的這段空余時間。今年收的油菜種植已經分發給了莫家溝的村民,全都種下了。還有玉米和土豆,只要管理好,都能豐收。”

    “新作物都是莫老種植管理,并詳細的記下了種植經過,咱們大秦的老百姓都要感謝您。有了這么寶貴的東西,大秦會有更多的老百姓不會挨餓了。”軒轅沅陵喝了一口茶,“真看過莫老記下的步驟和方法,讓朕很佩服,聽說莫老原來是不識字是后來學的。”

    這下莫博文是真的很驕傲了:“皇上,我從小就羨慕能去學堂讀書的人,可惜家里窮,讀不起書。讀書,一直是我的心愿。沒想到,一楠讓我實現了。不過一開始我也不好意思學,后來聽過一句話,叫活到老學到老。我就下決心學了,后來發現,我雖然老了,學識字還是挺快的。比一楠爹,還要快些。”

    “女婿及不上岳父的頭腦,我腦子笨。”韓友力臉紅,同樣學識字,自己現在才學完千字文。算術多一點,自己就糊涂了。

    軒轅沅陵贊同:“你們學習的精神,是學子們的榜樣。活到老學到老,這句話說的好。”

    幾個男子在殿內說話,說莊稼說作坊,趙貴妃便邀請梁氏、莫小翠和韓碧萱還有幾個孩子們去御花園游玩賞景,韓一楠陪同。

    幾人到了御花園,院中除了伺候的宮女太監就是侍衛。為了招待韓一楠娘家人,軒轅沅陵提前通知后宮各殿宮妃,不允許任何人前去打擾。

    一楠的娘家人都很純凈,軒轅沅陵不想讓他們看到后宮的爾虞我詐,爭風吃醋。

    看到后宮平靜,讓他們能放心的將一楠嫁入皇家。

    “這個時節御花園中的桂花全部開放了,都是金桂,花香濃郁。還有各種菊花,競相開放。”趙貴妃帶著幾位走過花壇一一介紹,走過假山涼亭,就到了千秋亭,“我們上千秋亭休息一會兒,哪里位置高,能將御花園的景色盡收眼底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莫小翠和梁氏答道。

    幾個孩子在院子里蕩秋千,騎自行車玩得開心,玉瑤公主第一次有這么多小朋友陪著玩,開心的拍手笑。

    趙貴妃干脆讓他們在花園里玩啥,多派了幾個宮女太監在這里看著。帶著梁氏、莫小翠和韓一楠、韓碧萱去千秋亭。

    御花園各處景色都不一樣,莫小翠、梁氏和韓碧萱也并不覺得驚奇。除了比莫家溝大,比盛景名都要精致些,真沒什么新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主要是五峽鎮的幾個小區都有自己特色的園林精致外,五峽鎮還有自己的公園。而且五峽鎮整個鎮子每處都是一處景色,是天然形成和后來建設的時候補充的。

    莫小翠從孫妙珍去五峽鎮就知道,趙貴妃并不看好自家女兒。一進宮,就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,不能讓人小瞧了。

    此刻幾人坐在千秋亭內,莫小翠看著御花園的景色,夸贊的道:“御花園不愧是皇家園林,真是又大又漂亮。我們莫家溝就比不上了,也就各家院子里弄個假山流水,種點花花草草。不過我們村很干凈,大家很愛護自己的村莊。

    春天后山開滿梨花,道路兩旁楊柳依依,桃花盛開。夏天,村子前面的荷塘大片大片的荷葉,荷花也開了。秋天村子里的花壇里的桂花開了,一村子都是香的。冬天樹葉落了下了雪,襯得我們的房子更漂亮。

    貴妃娘娘要是有空,歡迎你去我們莫家溝住幾天。我們的房子冬天住也不冷,只要廚房一燒火,整個屋子都是暖的。”

    去年孫妙珍在五峽鎮的那段時間,趙貴妃派人打聽五峽鎮的情況,也知道莫家溝的房子是怎么建造的。

    環境優美,住房是兩層半的樓房,里面的家具生活設備都和其他的不一樣。自己寒香殿的盥洗室就是后來按照莫家溝的改造的,還有地籠也做了改變。

    這個樸實的婦人,在夸他們莫家溝有多好。邀請自己的話語,聽得出來是出自真心的。趙貴妃親自給莫小翠和梁氏倒了茶:“好,本宮有機會一定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這會兒,兩人才敢看向趙貴妃,這一看兩人驚呆了,晟王殿下和貴妃娘娘長得有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感覺到自己的失態,梁氏趕緊道歉:“貴妃娘娘,草民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無事,晟兒從小就與我長得像。你們第一次見,這也是正常。”趙貴妃咯咯笑,兩人這么直白的表現,當真是單純。與她們相處沒有爾虞我詐,趙貴妃感到很輕松。

    “貴妃娘娘長得真美,而且這么年輕,不說是您是貴妃娘娘,在外面遇到,我們肯定以為是哪家還未出閣的千金小姐呢。”莫小翠看著趙貴妃,一臉的艷羨,“難怪晟王殿下這般俊美,有您這么漂亮的娘親,想丑都不會給他這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玉瑤公主,小小年紀漂亮可愛,長大后一定也是個沒人胚子。”梁氏看向玩得開心,咯咯咯笑的玉瑤公主,夸贊道。

    提起自己的女兒,趙貴妃真是又愛又累,“這丫頭就是太活潑,現在剛學會走路,還走不穩,睜開眼就要下地走。她呀,還挑剔,只要我這個母妃。終究是上了年紀,最近被她折騰得有些吃不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瑤公主是才學走路,好奇。等她真學會了,又不愿意走了。”梁氏養了幾個孩子,有經驗,“我家小翠小時候就是這樣,不過后來就好了。一楠學走路比較晚,三歲才開始走路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一楠這么晚才學走路?”趙貴妃震驚,“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娘娘不知道,民婦夫家窮,我們三房更窮。吃不飽穿不暖,當初懷孕的時候營養不夠,一楠出生又難產。出生后又瘦又小,身體還不好。”對于韓一楠,莫小翠心里總是虧欠的,“那個時候沒錢給她治病,一直拖著。民婦奶水也不夠,她整日餓得哇哇哭。”

    趙貴妃看著如今強壯的韓一楠送了口氣,身體一定要好,她還等著抱孫子呢。

    “韓夫人也不要難過,現在一楠不是長得很好。聰明有本事,您養了個好女兒。”雖然不想承認,但事實是如此,趙貴妃第一次安慰人。

    “娘娘說的是,一楠是個有福氣的。現在又找個這么好的婆家,皇上重視她,貴妃娘娘疼他,晟王殿下愛惜他。我們一大家子都放心把她交給殿下。”莫小翠露出笑容,“有娘娘這么好的婆婆,是她最幸運的事情。女子家人就是第二次投胎,一楠福氣好,碰到了貴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緣分。我是第一次做婆婆,所以做的不好的地方一楠可要多多包涵了。”突然意識到自己多了一個身份——婆婆,兒子的王妃是他自己選的,皇上贊同的。自己也不敢再發對了,心里的不情愿只能壓下。

    在見到韓一楠的人后,對她稍稍有改觀。在后來的接觸中,對她更加了解。她確實是個聰慧的女子,有勇有謀,難怪皇上對她贊賞有加。

    今日得見她的家人,單純善良又真誠,是自己從小到現在沒接觸過的人。這一刻,趙貴妃才算真的接納了韓一楠。

    聽了趙貴妃的話,韓一楠趕緊道:“貴妃娘娘,一楠年輕,會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您可得多教教一楠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,馬上都要和晟兒成親的,還叫貴妃娘娘。”趙貴妃佯裝生氣,韓一楠趕緊改口,“母妃!”

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!”趙貴妃從掏出一對戒指,“這是我當年跟著皇上的時候,太后送給我與皇上的一對戒指,現在我把它送給你。好好收著,大婚那天戴上!”

    “謝母妃!”韓一楠恭敬的接過小錦盒,打開看,里面是一對純金的龍鳳戒。這是皇帝和皇后的標配,難怪趙貴妃盛寵不衰,在皇帝的心中,她才是妻子。

    玉晟,晟字的意思是早晨的太陽,他是大秦的希望啊。

    皇帝在軒轅玉晟出生的時候,就有意立他為太子,可惜這些年身體不好,才讓皇帝打消了念頭。

    對軒轅玉晟,皇帝特別的疼愛。不僅僅是因為寵愛趙貴妃,還有他是真的聰明。不然,皇帝也不會把國師和太醫院院首放在他身邊。

    好在他是個病秧子倒霉蛋,遲早要死,早些年才沒成為眾位皇子的眼中釘。

    韓一楠收下戒指,心里千回百轉。

    貴妃娘娘送了當初她婆婆送給她的戒指給一楠,也就是說她承認了一楠這個兒媳婦。梁氏和莫小翠相識一眼,都為韓一楠高興。

    韓碧萱也高興,大姐從小到大吃了那么多苦,現在辛苦建了那么多作坊,造福了那么多百姓。這么好的人,老天肯定會善待她,以后一定要過得幸福。

    等到逛御花園的幾個人回去宣政殿,里面軒轅沅陵與莫博文和韓友力聊得熱火朝天,說的真是五峽鎮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不知道,如今的五峽鎮啊不能叫五峽鎮了,該叫八卦鎮。無形中,五峽鎮它就被建成了一個八卦形狀。后來蕭大人看著交通擁堵,就在鎮子的中心修了個大圓盤,圓盤里的花卉做成了陰陽兩極。”

    莫博文說起五峽鎮,自豪驕傲。并對軒轅沅陵發出了真摯的邀請,“皇上,你到時候去五峽鎮走一趟,保證不會讓您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整日里都在宮里,不是朝堂就是宣政殿,御書房,要么后宮。軒轅沅陵早就對此乏味得很,要說活得最暢快的時候,還是那幾年戍邊。

    五峽鎮是一切的發源地,是軒轅沅陵最想去的地方。自從明月新城在建設后,軒轅沅陵每日處理好政務后,都會站到城墻的最高處,眺望對岸的新城。

    看著它隨著日新月異,不斷發生著改變。金倉江的橋墩已經建好,明天春天鐵拱加上開始鋪設橋面,桃花島的觀音像屹立在江邊,還有十八羅漢鎮守,佛祖像明年才能完成。

    每每看都對岸的變化,軒轅沅陵的內心就澎湃,這就是大秦的希望。

    中午軒轅沅陵設了宮宴,款待一楠的家人。就擺在宣政殿,用屏風將男女桌給分開。也不用什么食不言寢不語,不要宮人夾菜,就和普通人家一樣。

    席間,軒轅沅陵與莫博文和韓友力交杯換盞,好不痛快。結果軒轅沅陵微醺,莫博文和韓友力醉了。

    出宮前,莫博文拉著軒轅沅陵的手:“皇上,您是我見過最好的皇上。”

    哎呦,您見過幾個皇上啊!海公公在一旁好笑,這會兒也不害怕皇上了,直接上手拉皇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您不知道,我們五峽鎮的人都夸您呢。說您勤政愛民,尤其是對我們老百姓特別好。減了那么多賦稅,鼓勵一楠辦作坊。您送那個親筆書寫的牌匾,其實就是對她的保護,不然,她一個姑娘,無權無勢的,早有人來找事兒了。”莫博文一臉紅撲撲的,感激的道,“有您這個好皇帝,我們老百姓才能過上好日子啊。”

    當初軒轅沅陵送去那塊牌匾,就只想到獎勵她,到沒想到過那塊牌匾還有這么大的作用。看來以后還得謹慎些,不能隨便送人牌匾,萬一人家拿去欺壓百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記下了,到時候派人去查一查當初金倉江大橋捐贈銀兩的那些商人,是不是良商。要是敢拿著自己的牌匾去欺壓百姓,不能輕易放過。

    莫博文不知道自己一句話,讓軒轅沅陵收回了許多賜出去的牌匾,關了多少黑心的商人。

    走到時候還和軒轅沅陵約定,下次再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軒轅玉晟和韓一楠無奈的搖搖頭,就是不知道他醒酒后記起自己拉了皇帝的手,還約酒,是何表情。

    可惜莫博文醒來后,將午膳后的事情忘記了,一點也不心慌。

    其實他心里明白著呢,自己冒犯了皇上,只能裝忘記了。反正自己年紀大了記性不好,又喝醉了,不知者無罪嘛。

    韓一楠將趙貴妃送給自己的一對戒指拿給軒轅玉晟看:“這是母妃送給我的,說是太后當年送給她的。讓我們在成親當天戴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的那一個戒指,也沒有這個花紋繁瑣做工精致。前些天我還看父皇母妃在戴呢,今日就送給了你。看來是接受了你這個兒媳婦。”其他的意思,軒轅玉晟沒有說,她知道韓一楠也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一楠,我沒有坐那個位置的想法。”軒轅玉晟望著韓一楠,“坐上那個位置,有太多的不得已,太多的事情要違背自己的心意去做。我不想,這輩子,我只想和你到白頭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們就不坐那個位置,做咱們想做的事情,逍遙的生活。”韓一楠依偎進軒轅玉晟的懷里,“我是個簡單的人,簡單快樂的生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一楠,成親后我們趕緊生個兒子吧?”軒轅玉晟低頭看向韓一楠,“我不是重男輕女,女兒一樣特愛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我們一起努力。”韓一楠抬頭看著軒轅玉晟,他想的,自己都懂。16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