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

第一百十八章 名單

    蘇子籍下車,覺得里面有些汗,到了旅店前面,青衣人還要幫蘇子籍將考籃送進去,蘇子籍婉拒了。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自己又不是肩不能擔擔手不能提籃的公子,自己捧著進去就好。

    更不用說,還看到了不遠一個有些鬼祟的身影,這人見牛車離開,帶著笑湊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來得挺快。”蘇子籍挑眉,看著野道人。

    野道人眼尖,見蘇子籍稍有點恍惚,面色微微潮紅,笑“公子交代的事,我當然要盡心去辦,還有恭喜公子中了解元。”

    “您還不知道,剛才有三批報喜的人,還有十余秀才和新進舉人拜訪,只是聽聞您還沒有回來,才又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我看你似乎有點憔悴,是不是省試太累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也沒什么,大概是因在貢院看見當面打死了人,剛才大概魘著了。”蘇子籍笑了笑。

    野道人卻不理解蘇子籍的心情,心中慶幸,原本秀才,自己投奔還是沒有著落,但現在是解元,一個“老爺”之稱就貨真價實了,當下隨口笑著“我當年從師學藝,就問過這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一脈,其實有些傳承來自大魏宮廷,據說當年魏世祖,也曾被魘著,皇帝與世貴有四海,與神是天子,萬邪不侵,怎么會被魘著?”

    “再說鬼神要是可以隨便魘人,這世界早就換了天地,故命人調查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花了二十年,一百余貴人,才發覺這不過是心障,又或是太過疲倦,根本沒有鬼神能入侵貴人。”

    “說白了,就是惡夢罷了。”野道人微微一笑“所以再尊貴的人,再大的氣數,總管不了自己作夢罷?”

    這解釋說的稀奇,蘇子籍臉色好多了“這樣,是不是砸了神棍的飯碗?”

    “是砸了神棍的飯碗,不過魏世祖何等之人,是千古一帝,哪能受制于神棍?”野道人笑的說著“當然,這學說僅僅是在貴人之中流傳,民間大部分人卻不信,反去相信那些巫漢的話。”

    這話把野道人自己都打擊在內了,蘇子籍聽了失笑,只是沉吟“剛才難道是自己的心障?”

    可是這等想殺自己的人,別說是太監杖斃,就是親自殺之,也不會意難安,為什么會有這夢?

    又或自己是山貝貨,是假的,不是貴人?

    “進來再說。”

    旅店外面可不是說話地方,野道人也有點招眼,蘇子籍招呼跟進來。

    進了小院,雖濛濛細雨,里面還是打掃干凈,蘇子籍更覺滿意,就見葉不悔歡喜的迎了出來,只是臉色有點蒼白,連聲咳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睡的還是不好么?”蘇子籍連忙問著,自那夜葉維翰在她面前被殺,她就有了心悸難眠的毛病,也看過醫生,卻始終不能治愈。

    大夫私下說“這是傷了心血,要好生調養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卻也無法,只得更是體貼。

    葉不悔看了他們一眼,說“沒事,就是有點咳嗽,已經用了藥丸,剛才店主已經治了一席,你沒有回來,就先擱置了,我去前面找伙計要去。”

    等葉不悔出去了,野道人明顯更自在一些,立刻稟告“公子,祖墓的事,已辦成了,你上次要我查的名單,也辦完了。”

    風水的事無所謂,可調查的名單,讓野道人觸目驚心,剛才還在擔心,萬一當著主母,蘇子籍就詢問,自己是不是要直接說了。

    學了屠龍術,就想要輔佐一位明主,而明主若貪戀女色,不懂得輕重緩急,必會讓野道人失望。

    沒想到都不用蘇子籍說,這位不過是書肆老板女兒的主母,就這樣通透,找了借口避了出去,給了談話的空間。

    這讓野道人越發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,別管自己走后,蘇子籍是否會對葉不悔提及此事,起碼此刻,給了一個想要的尊重。

    于是,在蘇子籍請落座,詢問他調查的結果時,野道人一點沒隱瞞,仔細的把靖高縣尋的風水說了。

    蘇子籍終不是真正的蘇家人,聽了就罷了,說著“這事就由你辦理,錢我會給你——名單呢?”

    “在這里!”這才是野道人數月真正調查的事,這時掃了一眼周圍,在懷里取出了一份文書遞了上去。

    入目是七個名字,正是葉維翰臨死時給的名單。

    “公子,這上面的人,我只細細調查出了二人,全部在省內。”野道人說著,似乎有點羞愧。

    “二個人已經不錯了。”蘇子籍說著,拿起來一看,只見寫滿了蠅頭小字,檔案還很周齊,很是滿意。

    這時代可沒有網絡,通個信就要幾個月,官員檔案更不是普通人能接觸。

    說實際,野道人能在數月查到這個程度,蘇子籍已經暗暗佩服,覺得這人的確有些鬼才。

    “商宥鳴是武人,原本當到了正四品,不過犯了事連降sān jí,只有從五品,又染了重病,不得不告病回鄉,本想恢復了再任官,聽說卻一病不起,已快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黃良平則是我們雙華府的知府大人,公子還曾經見過。”野道人仔細說著,檔案上有幾年幾時當了什么官的記載,別看簡單,花費了他不少心血,甚至還冒了險。

    “原來黃良平就是我們的知府大人,我還以為同名同姓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并不看以后覆歷,而是看以前,的確,這兩人都曾經在京中當過官。

    時間也吻合,檔案上,商宥鳴在太子府任過右衛率一職,雖右衛率有名無實,不過掌五十甲兵,保護太子罷了,但這也是極心腹的位置,官位正五品。

    后來遷升到了正四品,只是才當了一年,就貶成了從五品,反比以前低了一級了,難怪染病回鄉。

    至于黃良平是二榜進士,入了翰林,選成了庶吉士,沒有擔任太子府職位,但據說屢次受太子召見,現在成了知府。

    知府正五品,一府主官,含金量非常高,可這是對一般人來說,對二榜進士來說,還入了翰林,選成了庶吉士,本應該飛黃騰達。

    現在涉嫌構陷太子制造冤案來討好大佬,混到現在依舊不過是正五品,實在是一種諷刺。

    蘇子籍一聽,就冷笑一聲“沒想到,賣主求榮,也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野道人是學過屠龍術的一個人,在蘇子籍派著調查時,就覺得此舉透著神秘,越是調查,越看不透。

    現在聽到蘇子籍這么說,立刻敏銳意識到,這里面定有著大事。

    賣主?

    對這兩個朝廷命官來說,什么人能稱得上主?

    只想著,野道人就一陣戰栗,但蘇子籍不說,他自然不敢追問。5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