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我的老婆是燈神 >

第一百一十四章 擊破!

    你妹,好丟臉。

    剛才霸氣冷漠無情,結果才發現干不過似乎。

    許飛心里盤算了一下,其實也并不是完全干不過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武將牌,力量大增,應該還是可以一戰的。

    但是武將牌的后遺癥太嚴重了,身體的負荷太大。

    上一次使用完武將牌,還是在恐怖小說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當時搞定了花瓣,不然許飛用完武將牌,那是直接就喪失戰斗力了。

    在這個鬼地方喪失戰斗力,那就等死吧。

    許飛腦子里想著東西,動作可不慢。

    他一腳踹開門之后,拔腿便跑。

    門后是一個黑漆漆的通道,地上坑坑洼洼的,許飛還被絆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且地面是帶有一定坡度的,朝著上方而去。

    這明顯是下面的地洞,朝上估計就是出口了。

    兩邊也有一些門戶,從外面看是鎖死的,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許飛猜測有可能是他們住著的地方,不過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來不及想太多,身后傳來了密密麻麻的腳步聲,刀疤臉帶著人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許飛背著亞麗絲,那是瘋狂逃竄。

    亞麗絲趴在許飛的背上也是一聲不吭,只是小手默默攥緊了許飛的衣服。

    前面通道漸漸有了一些光線,許飛微微瞇起了眼睛,又是一腳朝著前面踹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巨大的聲音傳來,許飛痛呼一聲。

    “好疼啊,我還以為又是一個門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子,別想跑了,這可不是剛才你看到的門,你以為這建造在地下的礦洞,隨隨便便就能進出的嗎?”

    許飛吐槽道:“礦洞還有門的?”

    老黑呵呵一笑:“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你小子剛才不是很猖狂,現在還想跑?老老實實束手就擒吧。”

    許飛嗤笑道:“我熟手就擒有什么好處?你是不是智障?你見過束手就擒有什么好下場的?”

    老黑臉色一寒,也不再廢話,冷聲道:“上,把這小子腿打斷,我看他還嘴硬不?”

    老黑的手下一擁而上,許飛只得背靠著出口打斗起來。

    只是一來門戶打不開,二來亞麗絲在許飛背后,他也怕這些人傷到了小姑娘。

    也許是聽到的老黑的命令,這些人還專門朝著許飛的腿上招呼,要不就是朝著亞斯理攻擊,許飛為了保護亞麗絲反而會硬扛一些攻擊。

    許飛身上的傷勢也漸漸嚴重了起來。

    眼看著這樣下去,自己遲早還是被抓。

    許飛強行催動腦海里的靈力,瘋狂運轉,蠻牛拳法瘋狂的使用,猶如一頭蠻牛在人群里沖撞,一時間無人能夠壓制住他。

    許飛看了看前方朝著亞麗絲攻擊的青年,施展旋風腿,一腳狠狠掃出。

    那青年身體撞在了身后的墻壁上,墻壁上掉落了許多灰塵。

    許飛看著那個機關出口,眼神一動。

    在接下來的打斗中,許飛不斷地將人踹向墻壁,墻壁上不斷有灰塵落下。

    漸漸地,隨著灰塵的落下,一道石質的門戶顯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里果然就是出口!

    “盡快拿下他!”刀疤臉看著自己的手下,臉色冰寒道。

    一群廢物!

    這么多人還抓不住一個人。

    老黑扔掉了手里的鋼管,換了一個造型夸張的巨大砍刀。

    在這種末日時期,兵器也是極其寶貴的。

    勁風激蕩,破空之聲傳出,“刺啦”一聲,鋒利的刀刃從許飛肩膀劃過,帶出一絲血花。

    許飛痛呼一聲,急忙朝后撤去。

    老黑踏前一步,又是一刀劈砍而出,刀速過快,在空中只留下一道殘影。

    許飛抱著亞麗絲一個翻滾,避開了這足以腰斬他的一刀,但還是被刀刃邊緣掛到,瞬間身上就紅了起來。

    幾人打斗只是簡簡單單的拳腳兵器功夫,卻帶出了慘烈的感覺。

    許飛拉過一人,擋在了自己面前,老黑臉色一變,卻是絲毫沒有留手的樣子,手中勁道不減,大刀劈下,那人當場鮮血四濺,橫死當場。

    周圍的小弟們臉色一陣變換。

    老黑可不管周圍的手下怎么想,他也要面子的,這么久都拿不下此人,雖然也有在這里束手束腳的原因,對方也不是弱小之輩,但是還是很丟面子的。

    換了之前早都把這個小子綁起來折磨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老黑瞅了刀疤臉一眼,看到自己老大臉色漆黑,頓時手上又加了三分力氣。

    許飛被老黑連綿不斷的攻擊打的節節后退,眼看著身后就是出口,但是卻出不去。

    亞麗絲剛才差點被老黑一刀砍到,小姑娘已經臉色已經變得煞白了。

    許飛知道,再不想辦法,今天恐怖就要栽在這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一咬牙,手中一抖。

    一張古樸,背后帶著神秘玄奧花紋的紙牌出現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武將牌!

    武將附體,可配合武將大幅度提高能力,戰斗經驗也可以瞬間增加。

    唯一的后遺癥就是,使用武將牌后,有一段時間無法出手,身體極度虛弱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許飛使用了武將牌,對方不死,他就要死。

    靈力隨心而動,瘋狂運轉,一絲靈力從指尖灌注進入武將牌。

    武將牌瞬間消散,化為點點碎,然后如縮小了無數倍的煙火爆裂,在空中化為虛無。

    不,是化為一道無形的能量涌入了許飛的體內。

    許飛身上瞬間氣勢一變,傳來一種古樸的氣息。

    刀疤臉看到許飛身上的氣勢轉變,也是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不過下一刻,他就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本來被打的節節敗退的許飛,速度陡然快了起來,閃身躲過老黑的一刀,一記手刀砍在了身邊一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對方肩頸的位置居然塌陷了下來,仿佛被巨錘砸過一樣。

    “他有問題,都用兵器!”刀疤臉吼到。

    不過已經晚了,許飛此刻猶如闖入羊群的猛虎,沒有人能擋得住他一擊之力。

    一分鐘,除了老黑跟刀疤臉,還要算上亞麗絲,其他人都紛紛倒地。

    這些人都暈倒了過去,身體里還被許飛注入了一絲靈力,短時間內很難醒來。

    雖然許飛此刻戰力強大,但是他可沒有殺了這些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畢竟被熏陶了這么多年,之前也就是鬼魂,哪怕現在這些人并不是在自己生活社會的人,而是在末日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許飛看過很多小說,也不喜歡那些圣母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他確實很難對這些人下死手。17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