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修真小說 > 鄉村神醫 >

第2010章 你跟我們平起平坐

    路過村里時,看見村道兩邊破舊的房子,心中不由得暗道:“老槐,你夠狠!咱們走著瞧!你欠村民的,都必須要給村民吐回去!”

    回到京城,給美娘打一個電話,告訴美娘他已經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美娘說,“老槐剛剛回村了。”

    聽美娘的聲音,有點害怕。

    “別怕,他要打你的話,你就別客氣,放開打,往死里打!美娘,沒事兒。他施行家暴,你可以自衛,殺無赦!”張凡鼓勵道。

    美娘這邊,手握著手機,心里卻是忐忑不安,張凡臨走時給她打的那些氣,不知什么時候,又還給老天爺了。

    她根本上講是個膽小的女人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況,令她膽寒。

    老槐好幾天沒有回家了,突然從縣城里回來,肯定是聽到了張凡來村里的風聲。

    老槐是回家找她算賬的?

    美娘的心一下了下抖了起來,不由得伸手摸一下自己的后背:那里的傷雖然平復了,但留在心里的傷,卻依然血淋淋地疼痛著。

    這會兒,老槐的車正在門前停下來。

    幾輛保鏢們坐的車先打開門,保鏢們紛紛下車。

    有人上前給老槐拉開了車門。

    一身太極老大服的老槐,慢慢從車里鉆出來。

    他身后,一個美艷的女人緊跟著鉆出車門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二十多歲,一臉脂粉厚得要掉渣兒,全身長得相當yòu huò人,尤其是眼睛里帶著一股妖氣,俗話說就是“很邪”。

    她皮膚極白,給人感覺相當地貧血,是那種活不好、死不掉的病秧子。

    老槐回過身來,微笑地攬起她的纖腰,她就勢貼在他懷里,小腦袋四下轉了轉,嗲聲道:“槐叔,你們農村環境太差了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個屁!”老槐在她身上肉厚的地方擰了一把。

    妖精尖叫一聲,把身子跳起來,“哎喲!你干嘛擰人家!說你們這里差,你不高興了?人不咋樣,自尊心倒挺強大!”

    “我正準備出兌玉礦呢,特么搞環境,搞基建?不是給別人搞的嗎?咱有錢不假,但是不能往村里投,要投投在城里嘛!”老槐哼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出兌?”妖精斜了一眼,“你是怕屈了你老婆,把礦賣掉準備離婚給她補償好多錢吧?”

    老槐小聲笑道:“我老婆她倒是這么想的,不過,我的錢,都準備著留給寶貝你呢!她……哼,給她留條囫圇身子就算她燒高香了!”

    妖精把身子一扭,嗔道:“別跟我肉麻表白!你肚子里怎么想的,我還不知道嗎?你花言巧語把我騙到手,然后再把玉礦兌出去,把錢分給你老婆,讓我什么也得不到!哼,你一翹尾巴,我都知道你屙幾個糞蛋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,我可以立馬把她掃地出門!”老槐拍著胸脯道。

    “掃地出門有什么用?法律上她還是你老婆,財產跟你一人分一半,我在中間算個什么?老槐,我跟你說清楚,你要是不把這事弄明白,我哥可是不會答應你的!”

    這一個“我哥”兩字,很有份量的樣子。

    老槐臉上立即出現崇敬的表情,說話的聲音也軟了不少:“你家大哥的意思,我哪敢違抗!你放心,一切都照大哥的吩咐辦,寶貝你還有什么要求,我都照辦!”

    妖精看了老槐一眼,“我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,你怎么補償我,你自己看著辦!”

    兩人一邊聊,一邊走進大院。

    來到正房大廳坐下,仆人送上茶來。

    妖精聞一下茶水,抬手一撥,把茶水潑到地上,“你們農村的粗茶,跟蒿葉子似的,難聞死了,也好意思上?”

    “草!”老槐沖仆人罵道,“瞎眼了!她以后就是你們的主人,你們竟敢拿舊茶取笑?”

    兩個女仆嚇得不敢抬頭,忙跪在地上,把碎杯片子一揀起來,又用抹布把地擦干,低著頭去泡新茶了。

    保鏢們見沒事了,正要松一口氣去吃午飯,老槐突然叫道:“去,把那個死娘們給我叫過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兩個保鏢答應一聲,趕緊往外跑。

    此時,美娘正坐在辦公室里發呆,心情相當緊張。

    看來,老槐突然回來,一定是找碴兒的。

    自從被老槐強行抓來當媳婦,這么長時間以來,她已經被老槐給打怕了,只要老槐不高興,迎接她的就是一頓拳頭和皮帶,要么就是綁在樹上曬太陽,大冬天的推到院里凍著……就是老槐的一條狗,他也不會這么折磨,偏偏要往死里弄她。

    所以,老槐在美娘的心里,就是一個帶著寒氣的陰影和鬼影。

    她在夢里,無數次變成一條狠,咬碎老槐的喉嚨。

    醒來時,那條狼仍然是她的惡夢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老板叫你過去!”

    兩個保鏢推開美娘的辦公室,劈頭叫道。

    他們的語氣里帶著輕視,甚至輕狂,根本不像是下人對主人的口氣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老板娘早晚就要換成妖精了,眼前這個美娘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了,老板現在要踹走她,他們這些嘍羅自然也不要對他客氣。

    他們就是獵狗,主人叫他們咬誰,他們就咬誰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服從命令,而是本能。

    老槐如果要整死美娘,他們會更加高興的。

    凡是天下奴才都有這個心理:對主人懷著崇敬和懼怕,一旦發現主人不行了,墻倒眾人推,過去的崇敬馬上變成噴發的火山,要把昔日的主人燒成灰燼!連骨頭都不剩一根。

    “叫我干什么?”美娘警惕地問。

    “誰知道!老板安排的,我們敢問?你趕緊跟我們過去吧。”

    美娘站著不動。

    “不想去?”兩人哼了一聲,慢慢走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“美娘,都什么時候了,還端架子?識相點,快跟我們走,否則的話,我們可要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一個保鏢高高在上地說。

    美娘見兩人離自己太近,而且把眼光緊緊地盯在自己的胸前打量個不停,不由得又羞又怒。

    兩個保鏢見美娘沒說話,四道目光更加放肆,變得就像四把刀子,幾乎就要刺破她鼓鼓的小衫。

    同時,兩只尖尖的喉結,上下動了兩下,發出咽唾沫的“咕咚”聲音。

    真賤!美娘暗罵了一聲。

    越是近距離觀看,兩個保鏢心中越是“上火”,恨不得立馬把美娘生吞活剝了。

    最近以來,老槐早己經給手下打過招呼,對于美娘,要手下監視她的一舉一動,她跟人什么來往,跟什么人通信,都要向老槐匯報。

    呵呵,老板娘己經不是老板娘了,那個縣城里的妖精才是新的女主人。這個美娘,可以……嘿嘿……調戲調戲了……

    平時多少次偷偷睄過美娘的腰,狠狠地咽過多少次唾沫,心想要是哪怕能摟上那么一下,這輩子也算不白活了……

    眼下,正是動手的機會。

    兩人互相看了一眼,都是詭異一樂,一齊向前,伸出四只手。

    兩只來抓美娘肩膀,兩只來攬美娘的腰。

    美娘向后退了一步,躲開他們,怒道:“滾遠點!敢動老娘?”

    “嘻嘻,美娘,這都什么形勢了?還看不出點子來?老板已經把新人領進家門了,你馬上就要讓位了,還跟我們面前裝老板娘的威風?告訴你吧,今后,你就跟我們平起平坐了,弄不好還不如我們呢!”一個保鏢說。

    另一個保鏢笑道:“就是就是嘛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著,又向前走一步,伸手再次向美娘抓來。

    美娘被逼到了桌前,再也無法后退。

    后腰抵在垮掉的桌子邊沿,雙手一上一下,護住xiōng bù和腹部,相當緊張。

    兩個保鏢緊緊地貼身上來。

    一剎那,美娘身上那股女人味道,在這么近的距離里,沁進了兩個保鏢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深深地吸了一口,感到全身的毛孔都放大一倍。

    把香氣在肺子里憋了好久,然后不舍地慢慢吐出來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兩人的感覺更上來了。

    眼睛發亮發紅,臉上笑得相當惡心。

    一個保鏢伸手向美娘身上抓來,另一個保鏢捉住美娘一只手,兩人同時惡笑道:“跟我們走!”

    美娘右臂被緊緊箍住,那保鏢的大手從她的腋窩伸過來,把她的胳膊箍得幾乎麻木。

    另一個保鏢的手臂緊緊地環住了她的腰身。

    美娘雖然身高體健,但纖腰卻是不輸苗條女子,此時被保鏢環住,幸福得那個家伙咧嘴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松開我!聽見沒?”美娘輕輕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松開?哈哈哈,想松開,不舍得呀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比我老婆的腰細了一半!我老婆要是有你這腰,我特么也不上班了,天天在炕上守著她!”

    兩人說著,手上越發地不老實。

    美娘臉上紅了起來,柳眉緊皺:“你們都是本村的村民,不怕我傳出去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一個保鏢笑問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我們還有臉?”另一個保鏢無恥無畏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當下人的,需要有臉嗎?”

    “你去跟我老婆說,就說我調戲你的腰了,看她能把我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美娘輕輕嘆了口氣:“既然找屎,我也沒辦法不給你們澆糞!”

    說著,雙臂向上一翻!20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