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修真小說 > 破兒修仙記 >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造地設的一對

    破兒一進入樹葉空間,就聽到一群人大呼小叫的飛奔而來,圍著污泥池嘰嘰喳喳個不停,各種聲音爭相充入耳內,有喊娘喊姐姐喊破兒的,有詢問關心張寶寶的。

    破兒聽著耳邊的嗡嗡聲,她沒有時間解釋,用靈力扶起張寶寶,雙掌抵在他的身后傷口處,將一股股靈力輸入他的經脈丹田中,試圖驅除他體內的魔毒。

    在破兒的靈力和丹藥的雙重作用下,張寶寶身后的傷口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復原,不一會兒,連疤痕都不見了,體內有了一絲微弱的氣息。

    讓破兒意外的是,龜縮在污泥池底的蓮花精,忽然抖抖索索的飛了過來,乖乖巧巧的站在一邊,一副不哭不鬧好寶寶的樣子。

    破兒看見她就煩,如今師父和張寶寶一個入魔,一個在死亡的邊緣上掙扎,都是她惹得禍,于是抬頭狠狠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這一瞪不要緊,蓮花精又開始放聲大哭,破兒充滿了怒火的眼神,似要噴射出一把把火焰刀,就要將那可惡的家伙斬燒滅凈。

    蓮花精見破兒憤怒的樣子,一點也不敢怠慢,趕緊大聲解釋道:“我,我這不是哭,千萬別發火。”

    “笑話,你那不是哭是什么?莫非我聽到的是笑嗎?”破兒一時被蓮花精的話給氣笑了,若不是蓮花精是張寶寶治病的寶物,她真想一巴掌拍死算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給張寶寶治病,我的眼淚可以驅除魔毒。”蓮花精語速加快,一口氣把話說完,接著摘下兩片蓮葉,卷成了一個瓶子,將自己的眼淚接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當真?你的眼淚當真可以驅除魔毒?張寶寶中的可不是一般的魔毒。”破兒大喜之下,激動的停止了輸送靈氣,起身問道。

    蓮花精使勁點著頭,忽閃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,將蓮葉瓶子遞給了破兒,趁破兒低頭查看時,嗖得一下鉆進了污泥池底。

    破兒懶得管她,就聽池底傳來一句童音:“我也不知道好使不好使,普通魔毒沒問題,反正你試試吧,將蓮葉一起服下,我要睡覺了,別再問我,問了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,可惡的蓮花精,你以為你逃得了嗎?張寶寶好了也就罷了,若是好不了,你死定了,眼淚和蓮葉怎么服用?”破兒一聽這話,忍不住氣的威脅道。

    池底寂靜無聲,再無一絲回音,破兒望著手中的蓮葉和眼淚,一籌莫展,就聽毛頭說道:“娘,交給我吧,我有辦法,放我進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對哦,毛頭是毒娃,我怎么把這茬給忘了,喜上眉梢的破兒,急忙掐動指訣,解除了污泥池的陣法,將蓮葉瓶遞給了進來的毛頭。

    胖嘟嘟的毛頭,一副小大人的樣子,皺著眉頭,拿起蓮葉瓶聞了聞,忽然張口小嘴,將眼淚一股腦的喝了下去,接著一口一口的將蓮葉當菜一樣,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貝一看,急的大叫道:“毛頭,你怎么回事?那是給張寶寶解毒用的,你以為那是菜嗎?”

    藍貓見毛頭有滋有味的嚼著蓮葉,也是一臉的義憤填膺,剛要上前搶奪,就見破兒微微搖了一下頭,便識趣的停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破兒對毛頭深信不疑,她知道毛頭的厲害,也知道毛頭有多珍惜她這個便宜娘,絕不會做令自己深惡痛絕的事。

    毛頭三下五除二吃完了蓮葉,整個臉和身子都腫了起來,比之前胖了一倍,頭發眉毛皮膚都變成了綠色,看起來就像一個綠色的小胖子。

    破兒擔憂的問道:“毛頭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毛頭拍了拍胸脯道,“娘,不用擔心,這兩樣對孩兒都是大補,一起吃,補的過了頭,營養有點過剩,所以長胖了。”

    破兒撫額,頓時凌亂了,這孩子,靠譜點好嗎?這是給張寶寶去毒的,你到好,當大補之物給自己補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就在破兒心里七上八下不安時,見毛頭化成了一道綠色的流光,綠光閃過,便進了張寶寶的丹田,沒想到變成了小胖子的毛頭,卻一點也沒影響速度。

    破兒立刻將神識透進張寶寶的丹田,只見丹田內黑氣繚繞,張寶寶的元神,一個和他本人一模一樣的小人,渾身發黑,躺在里面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毛頭幻化的綠光,沖進張寶寶的丹田后,圍著小人一圈一圈的旋轉,每旋轉一圈,綠色就會變淡一些,直到綠光徹底變成了白光后,嗖得一下,進了小人的眉心。

    丹田內依然黑氣繚繞,張寶寶的元神依然如黑炭一般,沒有蘇醒的跡象,破兒焦急萬分的觀察著,神識跟著白光進了小人的眉心后,里面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見。

    什么也做不了的破兒,只能干著急,默默等待著毛頭能有所獲,十息,五十息,一百息后,只見一道黑光從小人的眉心處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擔心毛頭安慰的破兒,忍不住喊了一聲:“毛頭,黑光是你嗎?”

    “娘,是我。”毛頭的聲音有些虛弱,他似乎怕破兒擔心,恢復了原形,之前那個綠色小胖子不見了,變成了一個骨瘦如柴的黑孩子。

    “毛頭,如果救不了,就馬上出來,娘不想你有事。”破兒急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娘,無妨,張寶寶丹田的毒很復雜,不光有魔毒,還有他以前中的好幾種毒,一時半會清除不掉,不過,這些毒對我有好處,娘不用擔心,你不要再看了。”

    毛頭說完,張寶寶的丹田就被一道赤紅色的大網籠罩,破兒的神識一陣模糊,接著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好霸道的大網,是毛頭的毒網嗎?連我的神識都能擋在外面,這孩子,是怕我擔心他,不讓我看了,真是長本事了,唉,兒大不由娘,破兒一陣感嘆。

    無奈的破兒,只好將注意力放在了張寶寶的身上,這才發現他身上已無黑氣,呼吸均勻,氣色越來越紅潤。

    更令破兒驚奇的是,張寶寶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緩慢的長著個子,只見包裹著他身體的蓮花葉子衣服,越來越小,越來越緊,似乎要撐不住了,露出了肌肉。

    破兒再一細看,臉上的變化更大,原來少年人的白白凈凈的面孔,長出了一根根胡須,皮膚變得不再細膩,鼻子變得挺拔,嘴巴上翹。

    那一個五官精致的翩翩美少年不見了,變成了一個輪廓分明,劍眉朗目,一身肌肉的英武青年,眼看著蓮葉衣服要崩破。

    破兒一個意念,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兩件自己的衣服,刷刷刷用劍劃開后,一陣飛針走線,兩件拼成一件,趕在張寶寶的衣服撐破前,給他趕制了一件男式衣服。

    破兒將新衣服套在張寶寶的蓮葉衣服上后,見他依然昏迷不醒,順手施了一個凈身術后,便欣賞了起來,好帥啊,跟師父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17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