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玄幻小說 > 玄幻之神級大玩家 >

第185章 各懷鬼胎

    這個猜測,一劍勾銷不敢想下去。

    戰神聯盟和炎帝,都不是他可以揣測的。

    他更愿意去接受卓明月沒有公會支持這個想法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誰,把你廢了,一切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一劍勾銷將自身氣勢凝聚到巔峰,無盡的冰霜蔓延。

    暴風地中狂風未去,又被一陣陣雷霆和冰霜覆蓋。

    等級低的玩家紫荊園比罵娘了。

    “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卓明月也冷淡道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一劍勾銷而已,卓明月的目標是在場所有人。

    如果讓一劍勾銷一個人就把她攔住了,那還怎么去搶寶啊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之下上演這么一出,豈不是把少爺的臉都丟盡了?

    卓明月早就迫不及待想把一劍勾銷斬了。

    劍士之間,也還是講究一個氣勢的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凝聚的冰霜之界恐怖無比,地窟方圓百里都被寒霜所籠罩。

    如果卓明月猝不及防闖進去,很容易讓冰霜劍意侵蝕入體。

    所以她能做的,也是凝聚屬于自己的雷霆之界,以此來抗衡,甚至擊碎一劍勾銷的冰霜之界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同樣抱著如此的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在他凝聚氣勢到極點的時候,冰霜之界猛然爆發了。

    一股龐大的寒潮從一劍勾銷的四周沖了出來,所過之處,凍結一切。

    而這股寒潮蔓延的方向,便是卓明月所在的雷霆之界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寒潮真的如同潮水一般,夾雜著冰冷無比的劍意和一塊塊鵝毛大小的寒霜,層層疊疊,朝著雷霆之界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不過卓明月這不是吃素的,雷霆之界轟鳴一聲,一道道碗口粗的雷電從地窟上空從天而降,噼里啪啦的打在一劍勾銷的冰霜之界上面。

    兩股龐大的天地之力狠狠的撞在一起,就如同末世來臨一般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任何一人闖進兩人的戰斗中心,恐怕都要被這兩股天地之力狠狠地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兩股天地之力的界域邊緣,由于碰撞不斷地響出一道道“咔嚓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是界域即將破碎的征兆。

    兩個人竟然打成了平手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在一聲驚天動地的bào zhà聲中,雷霆和冰霜全都磨滅了,只剩下一道道氣勁在漫天飛舞,最后消散在天地中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喘了一口粗氣,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卓明月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少女,只是神玄境三重而已,戰力卻絲毫不弱于他。

    不,準確的說,卓明月的實力,是要比他強上一絲的。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,在兩個域界發生bào zhà的時候,天知道他吞了多少丹藥,才抗住了bào zhà的余波。

    反觀卓明月,兩界碰撞之后,一切盡皆化作煙塵,但卓明月臉不紅氣不喘,根本就看不出大戰了一場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面容有些苦澀起來,底下這么多人,打不過可丟臉了。

    怎么也要死撐住了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踹了一口氣之后,又恢復了那一臉冷酷的模樣。

    其實一劍勾銷不知道,卓明月之所以看上去臉不紅氣不喘的,其實是因為她xiū liàn的青木長生訣。

    作為一門煉長生,主恢復的體術,和太清御雷劍訣是相輔而成的,可以消弭雷霆之力帶來的破壞力。

    陳寧當初讓卓明月xiū liàn這兩種帝術,自然是有過思考的。

    而且這還是在暴雷城里面,如果是在外界,有著大量的生命氣息補充,卓明月根本就是打不死的,也不會有力竭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現在是在地窟之中,充滿了死灰之氣,并不適宜青木長生訣施展生存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帝術還是恐怖的。

    有著帝術加持的卓明月,龍精虎猛,精力源源不竭,一劍勾銷要哭了。

    只見兩界bào zhà之后,卓明月操起紫電寶劍,直接就朝著一劍勾銷沖了出去,然后舉劍就刺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的刺劍,一劍勾銷很輕松就能接下來。

    但卓明月的劍,帶著恐怖的太清神雷,就連三頭雙翼雷龍王這種體魄強大的怪物,挨上一下都要炸得身首異處,更別說只xiū liàn了一門天階體術的一劍勾銷。

    “鐺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劍勾銷每接一次卓明月的劍,一股狂暴的雷電就順著劍身傳到他的身上,然后突然bào zhà開來。

    “鐺鐺鐺,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一次兩次還好,來多幾次,一劍勾銷是真的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再這樣下去,他的護體真氣一旦被炸裂,下一次就輪到他的身體了。

    而且雷電之力帶來的傷害可不止這一點,每一次對撞,都會有不少雷電之力留在一劍勾銷的身上,帶來各種麻痹,動作遲緩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一劍勾銷更加落入下風,難以反擊。

    而卓明月擁有青木長生訣,可以快速化解一劍勾銷的冰霜之力和劍意,越打越勇,壓著一劍勾銷打。

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玩家早就嘩然了。

    “我沒眼花吧,一劍勾銷竟然被一個神玄境的小女娃壓著打。”

    “看樣子,一劍勾銷落敗是遲早的事,這下子有好戲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做好準備,一劍勾銷落敗,場面可能會失控,到時候見機行事,奪取裝備。”

    葉楓躲在人群中,看著卓明月大展神威,把一劍勾銷打的跟死狗一樣,眼睛也不由得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她真正的實力嗎?好強,竟然壓著一劍勾銷打,要知道,一劍勾銷可是二流公會鎮南山的會長啊。”

    “卓明月的實力強大,那陳寧呢?”

    這時候,葉楓不由得想起了陳寧。

    卓明月都可以壓著一劍勾銷打,那陳寧鐵定會更強。

    恐怕……不比炎帝弱。

    心中響起這個念頭,葉楓旋即深深的吐出一口氣,平息一些自己躁動的內心。

    炎帝,那可是封源星最強的玩家啊,同時,也是葉楓一直在追逐的男人。

    如今,陳寧即將靠近炎帝,甚至是可以伸手觸摸天空中那炙熱耀眼的太陽了么。

    葉楓臉色難看無比,然后眼神閃過一絲瘋狂,最后狠狠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心中做下了某個決定之后,葉楓的腳步又跟著玩家的洪流,朝著暴風地的中心廣場悄悄邁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流公會玩家陣營中響起了一陣陣噓聲。

    二流公會陣營中,有人歡喜有人愁。

    歡喜的人,自然是鎮南山公會的競爭對手,甚至是在這場屠龍之戰中沒有獲得足夠的好處,所以巴不得暴風地越亂越好。

    而愁的人,自然是以天門關,葵羅城,鎮南山,魔拓山,青玉書齋這幾家在屠龍之戰中獲得大利益的人。

    盡管這五家,都是二流公會中最頂級的存在,但是架不住圖謀不軌的人太多,就算是他們,也感覺到有些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如今在場上的,不提那些三流公會,就算是同為二流公會的,也還有二十幾家呢。

    先前礙于規矩,這五家出力最多,分的時候自然也是占大頭,于情于理,也沒有人可以反駁的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不同了,現在來了一批不在規矩以內的未知勢力,想要來搶奪寶物,注定會引起一場慌亂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公會到時候一擁而上,趁亂渾水摸魚,打著擊殺敵人的口號,你能拿他們有辦法嗎?

    當然,這個局面是基于這一股來犯勢力強大無比,哪怕是五大頂尖二流公會也無法抵擋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卓明月和一劍勾銷還沒有交手之前,五大公會的成員并不認為,在戰神聯盟和一流公會不出手的情況下,會有人打得過他們五家公會聯手。

    但在交手之后,卓明月強大無比,壓著一劍勾銷打,五大二流公會的成員卻都啞了。

    而是開始擔心起來,人群中也開始出現了一絲sāo luàn。

    這一切,都被風流不羈,天宗神帝,天池怪怪人,玉冒公子幾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同樣,這四人臉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因為卓明月的強大,出乎了他們的意料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的實力,并不在天宗神帝之下,一劍勾銷如此的慘狀,除了風流不羈,其他幾人也不敢說打的過卓明月。

    對方的實力,超乎了他們的想象。

    四人分別看了對方一眼,似乎都看出了各自的意思。

    提前分寶,誰搶到就歸誰的。

    能搶多少就多少。

    因為一件件的分,是不夠時間的。

    此刻他們幾人出力最多,還有好幾十家二流公會在擊殺嘯天的時候,或多或少都出了一點力。

    按照規則,他們也能分一點。

    雖然是一點,但也好過一點都沒有啊

    而現在,這四人顯然想繞開這些實力弱小的二流公會,擅自分寶。

    四人對視著,從對方的眼神中,都看出了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這眼神交匯的一幕,卻讓另一個人瞧著了。

    這個人叫【風花雪夜】,是鎮南山的副會長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在離開時,其實是留下口訊的,而接到一劍勾銷口訊的人,自然就是這個風花雪夜。

    至于這個口訊,內容并不多,甚至說很短,就那么幾個字。

    其中意思,就是讓風花雪夜注意風流不羈和天宗神帝四家公會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離開之后,鎮南山沒有了道虛境高階玩家坐鎮,是很容易吃虧的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先前幾個人,推脫不愿意上去和卓明月對戰的緣故。

    打架哪有守寶重要。

    不過風花雪夜的等級也不差,有著道虛境五重的等級,而且為人機靈,一劍勾銷這才放心將鎮南山暫時交給風花雪夜。

    風流不羈,天宗神帝,天池怪怪人,玉冒公子四人眼神商量妥當之后,便準備出手搶寶了。

    而風花雪夜一直偷偷注視著四人,直到四人最后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,都看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這一刻,風花雪夜心里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這四家,顯然是將鎮南山跟那些二流公會與三流公會一起,排除在外了。

    可恨啊,不說會長在屠龍之戰中也是出了大力,就現在而言,會長仍舊在前方浴血奮戰,抵抗來敵。

    然而結果呢,鎮南山被拋棄了,本來有機會瓜分寶物的名額,此刻也被這些人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風花雪夜暗恨不已。

    他不動聲色,偷偷給一劍勾銷發了一段訊息,以傳訊玉佩的方式發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方。

    正在和卓明月打架的一劍勾銷當即感覺到了身上玉佩的震動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一變,知道下方有變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心中雖然著急和憤怒,但是一旁的卓明月跟的太緊,他完全脫不開身。

    而且,在交戰中,一劍勾銷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多,已經開始險象環生。

    “不行,這樣下去,說不定我還真的會死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危機感在一劍勾銷的心中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不仁,就別怪我不義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一瞬間,一劍勾銷狠狠一咬牙,做了個決定。

    卓明月手持紫電寶劍再一次攻過來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鐺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劍勾銷整個人被打的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他倒飛出去的方向,赫然是地窟中心廣場,風巨龍嘯天隕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噗呲……”

    一劍勾銷口中吐出一道血線。

    接下卓明月一招,并不容易,如果有心示弱,那么承受的傷害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被這一擊打的五臟六腑好像都移了位。

    但是結果也正如他心中所計劃的一般。

    這一擊,將他遠遠的拋飛了出去,而且在一劍勾銷有心計劃之下,正是距離嘯天掉落下來的裝備,那一抹最耀眼的光芒之處。

    那是一把劍,正是從嘯天身上掉落下來的,等階應該超越了王級上品了吧。

    王級極品裝備?

    一劍勾銷并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,只要奪下這把劍,其他的不要也不虧了。

    既然風流不羈,天宗神帝幾個人故意排除他一劍勾銷,那么就別怪他先下手為強了。

    一劍勾銷一手扶著胸口,看上去受傷非常重,一邊取出一枚丹藥往嘴上嗑,然后迅速朝著那把劍倒飛過去。

    另一邊,人群嘩然,并且有些暴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一劍勾銷敗了,并且受傷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要動手嗎?”

    “不,還不到時候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人群雖然有些暴動,但還沒有出現失控。

    三流公會的玩家,也并不傻。

    在一劍勾銷落敗的同一時間。

    風流不羈,天宗神帝,天池怪怪人,玉冒公子臉色都是同時一變。

    當再看到一劍勾銷敗退的方向,是嘯天掉落下來的裝備所在,那就更加控制不住臉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來不及了,動手!”

    “搶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幾個人低喝一聲,也紛紛動了起來,各自運轉身法,一個踏步,飛躍出去。20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上海时时乐独胆公式